它是我国重要的海水鱼养殖品种去年成活率仅30%还能养吗?
发布时间:2019-11-03   动态浏览次数:

  2018年,全国养殖行业都掀起轰轰烈烈的整治潮,水产行业也在整治中艰难前行,内陆地区大量江河、水库网箱被拆,不少传统养殖区被划定禁养、限养区,水产养殖业开始经历改革的阵痛。

  作为我国海水鱼养殖中重要的品种之一,大黄鱼在去年也并不好过,搜码网搜天下码,2018年的第8号台风“玛莉亚”侵袭宁德海区,损失过百万元的大黄鱼养殖户比比皆是;三都澳海域因发展需要及环保要求被整治,周边区域也面临不同程度的限养和改造。

  据悉,2016年宁德大黄鱼产量约11.8万吨,2017年宁德大黄鱼产量达13.6万吨;而在2018年,受到诸多因素的影响(病害、台风、渔排拆除),宁德大黄鱼的产量增加并不明显,而鱼价也未达到养殖户的预期。

  2016年,宁德大黄鱼养殖效益较好,因此不少养殖户开始争相进入行业,养殖规模逐步扩大。当地大黄鱼的投苗量从2016年的20多亿尾增加到2017年的30多亿尾,2018年则继续增加,接近40亿尾。然而,盲目扩大养殖规模的背后,则为鱼价埋下了祸根,这两年大黄鱼的鱼价难有起色,在12~13元/斤徘徊。

  2019年2月初,宁德地区的大黄鱼价格在12.3~12.4元/斤,在较低的价位徘徊。由于大黄鱼的流通渠道主要为冰鲜,活鲜流通减少,因此随着2018年底养殖户大量出鱼,冻库存鱼量激增,而市场还没消化巨大的鱼量,所以造成大量大黄鱼积压在冻库。在此背景下,鱼中收购意愿不强,压低鱼价成为必然。

  2月中旬,宁德大黄鱼相比月初有所回升,1斤以上的大黄鱼价格13.1元/斤(优质鱼价格13.7元/斤),随着冻库鱼的消化,收鱼量有所增加,鱼价呈现回暖的趋势。

  由于目前鱼价仍然偏低,养殖户惜售心理比较明显。一些资金充裕的养殖户或养殖公司,则继续存塘观望价格上升到预期再选择出鱼,而资金实力不足的小户、散户为套现资金进行周转,不得不以低价出鱼,效益受损。以养殖成本在12元/斤左右计算,以目前的价格出鱼,利润空间仅几毛到1元/斤不等。

  去年有大部分养殖户面临亏损,主要体现在养殖过程中的损耗,存活率大多只有30%,主要病因是出现白鳃、内脏白点等,此外由养殖户在高温期投喂冰鲜较多,发病率相对更高。

  据介绍,去年3~4月份下排的渔排在霞浦溪南七星台江区域总体存活率只有20%,下浒区域总体存活率只有30%,少部分地区达到40~50%,由于总体成活率较低,多数养殖户在年底都有补苗。

  “不少养殖户错误估计去年年底价格行情可观,因此没有及时卖鱼,碰上禁养区域鱼集中出售导致的低鱼价的状况,也会造成亏本。”当地某饲料厂业务员介绍。

  有业内人士表示,去年大黄鱼成活率偏低,且禁养限养区域的鱼被清空,因此鱼量有所减少,再加上年前集中出鱼积压在冻库的那批鱼逐渐被市场消化后,鱼价会有所回升,将在今年4~5月份进入鱼价高峰段,届时或许在15~16元/斤。今年大黄鱼的行情还是值得期待。

  对于新一年的养殖,大部分养殖户依然按部就班,继续投苗养殖。但由于禁养、限养等政策,今年宁德地区大黄鱼投苗量相对去年减少20%~30%。

  现阶段,育苗场的苗下排暂养,在3月后养殖户将会迎来一波投苗高峰。据介绍,今年大黄鱼的瘦身鱼苗苗价暂定为0.2元/尾,普通鱼苗价暂定是0.1元/尾,具体还要等到3月份以后才知道最终价格。

  而对于在禁养区被拆网的养殖户来说,有的转移到其他海区继续养殖,也有的放弃养殖大黄鱼,上岸另谋出路。

  在正月十五前(2月19日),养殖工人还在家乡过年,并未开始管理渔排。目前水温仍然较低,鱼吃料较少,养殖户也回到岸上过年,通常每2~3天回到渔排投一次料。等到元宵过后,工人回来,再开始新一轮的投苗和管理工作。

  3、赊销、银行贷款普遍,养殖户线年投苗量继续增加,但成活率却比往年有不少的下降。据介绍,往年大黄鱼鱼苗成活率一般可以维持在40%~50%,而2018年仅有20%~30%,大黄鱼虹彩病毒发病较为普遍,这与当地海区环境恶化、养殖水域富营养化有一定的干系。

  据悉,宁德地区因养殖大黄鱼等海水鱼类而投放到水域的冰鲜杂鱼量近百万吨,大量投喂冰鲜杂鱼易造成养殖海区污染,这也因此造成宁德养殖海区赤潮和病害频发。

  随着禁渔期延长、冰鲜价格的上涨以及饲料厂家的推广,大黄鱼的冰鲜投喂量逐渐减少,因此也给饲料带来更大的发展空间。长期以来,宁德大黄鱼养殖市场赊欠现象比较普遍,超过70个饲料厂家、130多个品牌都来开拓当地市场,竞争愈演愈烈,不少厂家为争夺市场,开出较高金额的赊欠措施,但同时由于病害高发、台风等不稳定的因素存在,厂家也面临一定的压力。

  除了饲料企业提供一定的资金支持,大部分养殖户都向银行进行贷款养殖,贷款金额的比例接近50%,对于养殖户而言,由于大部分资金都是源自银行以及饲料企业,一旦养殖失败,则面临较大的债务危机,这是一场输不起的战役。

  宁德素有“大黄鱼之乡”的美称,是我国大黄鱼产业的发源地与最大规模的养殖基地,全国大黄鱼养殖量有80%以上都集中在福建宁德海域。据悉,**规划的禁养区域在宁德三都、长壁、焦头等,限养区域包括橄榄屿、白虎山等(登记渔排数量不能再增长),霞浦区域还没有具体消息出来。

  在去年的整治中,有着“万顷渔排”之称的大黄鱼的核心养殖区宁德三都澳海域被清退,这一整治动作使得当地大黄鱼养殖业元气大伤。有知情人介绍,由于上海一汽集团在宁德建厂,在三都澳附近设立海航道,因此在航道范围内的海区大黄鱼养殖则被清拆,目前已经基本拆除完毕。

  而在宁德其他养殖区域,当地**要求大黄鱼养殖渔排对现有设施进行升级改造,将传统的木排、泡沫浮球等改造成新型塑胶渔排、新型浮球等硬件,以减少设备老化对海区环境的污染。

  当地一个养殖户介绍,“我有16平方米的渔排,全部改造过来的费用大概是5000多元,按照**补贴150元/平方米来算,只补助了2400元左右,我自己还得花费3000多元,另外新型渔排能不能抗风浪和台风还是个问题。”

  对于新型的塑胶渔排,不少养殖户都担心其能否耐得住风浪尤其是台风的冲击,且投入成本较大(有介绍说,传统木制渔排造价一般只要1000~2000元/口,而塑胶渔排往往要4000元左右/口),虽然****补助措施,但暂时仍难减除养殖户的顾虑。

  《它是我国重要的海水鱼养殖品种,去年成活率仅30%,还能养吗?》 相关文章推荐一:它是我国重要的海水鱼养殖品种,去年成活率仅30%,还能养吗?

  作为我国海水鱼养殖中重要的品种之一,大黄鱼在去年也并不好过,2018年的第8号台风“玛莉亚”侵袭宁德海区,损失过百万元的大黄鱼养殖户比比皆是;三都澳海域因发展需要及环保要求被整治,周边区域也面临不同程度的限养和改造。

  据悉,2016年宁德大黄鱼产量约11.8万吨,2017年宁德大黄鱼产量达13.6万吨;而在2018年,受到诸多因素的影响(病害、台风、渔排拆除),宁德大黄鱼的产量增加并不明显,而鱼价也未达到养殖户的预期。

  2016年,宁德大黄鱼养殖效益较好,因此不少养殖户开始争相进入行业,养殖规模逐步扩大。当地大黄鱼的投苗量从2016年的20多亿尾增加到2017年的30多亿尾,2018年则继续增加,接近40亿尾。然而,盲目扩大养殖规模的背后,则为鱼价埋下了祸根,这两年大黄鱼的鱼价难有起色,在12~13元/斤徘徊。

  2019年2月初,宁德地区的大黄鱼价格在12.3~12.4元/斤,在较低的价位徘徊。由于大黄鱼的流通渠道主要为冰鲜,活鲜流通减少,因此随着2018年底养殖户大量出鱼,冻库存鱼量激增,而市场还没消化巨大的鱼量,所以造成大量大黄鱼积压在冻库。在此背景下,鱼中收购意愿不强,压低鱼价成为必然。

  2月中旬,宁德大黄鱼相比月初有所回升,1斤以上的大黄鱼价格13.1元/斤(优质鱼价格13.7元/斤),随着冻库鱼的消化,收鱼量有所增加,鱼价呈现回暖的趋势。

  由于目前鱼价仍然偏低,养殖户惜售心理比较明显。一些资金充裕的养殖户或养殖公司,则继续存塘观望价格上升到预期再选择出鱼,而资金实力不足的小户、散户为套现资金进行周转,不得不以低价出鱼,效益受损。以养殖成本在12元/斤左右计算,以目前的价格出鱼,利润空间仅几毛到1元/斤不等。

  去年有大部分养殖户面临亏损,主要体现在养殖过程中的损耗,存活率大多只有30%,主要病因是出现白鳃、内脏白点等,此外由养殖户在高温期投喂冰鲜较多,发病率相对更高。

  据介绍,去年3~4月份下排的渔排在霞浦溪南七星台江区域总体存活率只有20%,下浒区域总体存活率只有30%,少部分地区达到40~50%,由于总体成活率较低,多数养殖户在年底都有补苗。

  “不少养殖户错误估计去年年底价格行情可观,因此没有及时卖鱼,碰上禁养区域鱼集中出售导致的低鱼价的状况,也会造成亏本。”当地某饲料厂业务员介绍。

  有业内人士表示,去年大黄鱼成活率偏低,且禁养限养区域的鱼被清空,因此鱼量有所减少,再加上年前集中出鱼积压在冻库的那批鱼逐渐被市场消化后,鱼价会有所回升,将在今年4~5月份进入鱼价高峰段,届时或许在15~16元/斤。今年大黄鱼的行情还是值得期待。

  对于新一年的养殖,大部分养殖户依然按部就班,继续投苗养殖。但由于禁养、限养等政策,今年宁德地区大黄鱼投苗量相对去年减少20%~30%。

  现阶段,育苗场的苗下排暂养,在3月后养殖户将会迎来一波投苗高峰。据介绍,今年大黄鱼的瘦身鱼苗苗价暂定为0.2元/尾,普通鱼苗价暂定是0.1元/尾,具体还要等到3月份以后才知道最终价格。

  而对于在禁养区被拆网的养殖户来说,有的转移到其他海区继续养殖,也有的放弃养殖大黄鱼,上岸另谋出路。

  在正月十五前(2月19日),养殖工人还在家乡过年,并未开始管理渔排。目前水温仍然较低,鱼吃料较少,养殖户也回到岸上过年,通常每2~3天回到渔排投一次料。等到元宵过后,工人回来,再开始新一轮的投苗和管理工作。

  据悉,宁德地区因养殖大黄鱼等海水鱼类而投放到水域的冰鲜杂鱼量近百万吨,大量投喂冰鲜杂鱼易造成养殖海区污染,这也因此造成宁德养殖海区赤潮和病害频发。

  随着禁渔期延长、冰鲜价格的上涨以及饲料厂家的推广,大黄鱼的冰鲜投喂量逐渐减少,因此也给饲料带来更大的发展空间。长期以来,宁德大黄鱼养殖市场赊欠现象比较普遍,超过70个饲料厂家、130多个品牌都来开拓当地市场,竞争愈演愈烈,不少厂家为争夺市场,开出较高金额的赊欠措施,但同时由于病害高发、台风等不稳定的因素存在,厂家也面临一定的压力。

  除了饲料企业提供一定的资金支持,大部分养殖户都向银行进行贷款养殖,贷款金额的比例接近50%,对于养殖户而言,由于大部分资金都是源自银行以及饲料企业,一旦养殖失败,则面临较大的债务危机,这是一场输不起的战役。

  在去年的整治中,有着“万顷渔排”之称的大黄鱼的核心养殖区宁德三都澳海域被清退,这一整治动作使得当地大黄鱼养殖业元气大伤。有知情人介绍,由于上海一汽集团在宁德建厂,在三都澳附近设立海航道,因此在航道范围内的海区大黄鱼养殖则被清拆,目前已经基本拆除完毕。

  而在宁德其他养殖区域,当地**要求大黄鱼养殖渔排对现有设施进行升级改造,将传统的木排、泡沫浮球等改造成新型塑胶渔排、新型浮球等硬件,以减少设备老化对海区环境的污染。

  对于新型的塑胶渔排,不少养殖户都担心其能否耐得住风浪尤其是台风的冲击,且投入成本较大(有介绍说,传统木制渔排造价一般只要1000~2000元/口,而塑胶渔排往往要4000元左右/口),虽然****补助措施,但暂时仍难减除养殖户的顾虑。

  曾经,石斑鱼被认为是一种不可被驯养的野生鱼种。但是经过十多年的科技攻关,广东省海洋渔业试验中心主任、海洋生物学博士张海发带领他的团队,不仅先后在大亚湾畔实现了对石斑鱼的人工繁育、杂交育种,如今又研发出了工厂化健康养殖技术,成功实现将石斑鱼从大海搬进陆地厂房里养。去年开始,这一养殖技术正在民间推广。5月27日,“惠州海洋行”采访团专访了张海发。张海发认为,工厂化健康养殖将成为海洋养殖的一条新路。

  广东省海洋渔业试验中心主要以石斑鱼为重点研究对象,以大亚湾海域名贵又经济的海水鱼类展开人工繁育和健康养殖。

  “大亚湾海域的海洋渔业资源种类非常多,生物多样性非常丰富,石斑鱼是其中名贵性、经济性比较有代表的鱼类。1998年以前,石斑鱼的人工繁育是空白的,渔民在养,但所有苗种是天然捕捞的野生鱼苗。”张海发介绍说,随着时间推移,石斑鱼野生鱼苗越来越少,从天然海域捕获野生鱼苗的数量已经不能支撑石斑鱼养殖需求,急需在人工繁育方面取得突破。因此,上世纪90年代末、本世纪初,他和他的团队重点以石斑鱼人工繁殖为突破口开展研究。

  2003年,张海发和他的团队在全国率先成功攻破石斑鱼人工繁育技术,使得石斑鱼产业发展掀起了浪潮,石斑鱼产量逐年萎缩面貌才得到改观。

  “在人工繁育取得突破后,我们又马不停蹄地针对其育种、品种改良做了大量工作。从2003年开始,我们就已着手石斑鱼育种,选取的方向是杂交育种。”张海发说,经过一路探索,历经坎坷和曲折,他们终于在2009年取得重大突破,首先实现了石斑鱼杂交新品种批量化生产。他们研发的两个石斑鱼杂交新品种——— 青龙斑和虎龙斑,都非常有经济优势,很快被众多的养殖企业及养殖户养殖。

  “原来石斑鱼养殖都是纯种,2009年后,养殖品种多被杂交石斑鱼替代。”张海发说,据推测,如今市面上的石斑鱼养殖市场中,杂交石斑鱼已经占据80%以上。而且,杂交石斑鱼出来后,在养殖环境并不是很理想、养殖面积没有扩大的情况下,全国石斑鱼养殖总产量翻了一番。以广东为例,2009年以前广东的石斑鱼年产量是2万吨左右,现在已达到4万吨左右。

  张海发说,如今他和他的团队针对杂交石斑鱼育种还在继续深入开展工作。“杂交育种是一个漫长的研究过程,需要长时间沉淀才有成果,相信未来还会有新的突破。”

  “现在,有些渔业资源逐步在衰竭,不少品种已看不到了。老百姓在这种水环境中开展养殖,病害太多,很难取得好的养殖效果,可以说养殖户多处于一种焦灼状态。”张海发称,近年来海域天灾也较多,如赤潮、寒潮等,对养殖生产造成非常大的影响。

  为了改变上述现状,摆脱渔业养殖“靠天吃饭”的困境,从2003年开始,张海发和他的团队就着手研究工厂化水循环技术,把鱼搬进了“厂房”里养,即工厂化健康养殖技术。

  “当时设计规模很小,就120方水。后来规模不断扩大,技术不断改进提升,到现在为止,所有车间、培育池全部转换为循环水了。”张海发说,2009年他们研发的这一技术获得国家专利。循环水常年保持干净、清澈,水质非常好,使得鱼儿完全摆脱了外面水质变化的影响。

  张海发说,工厂化健康养殖技术最大的约束就是土地问题,因为建设厂方需要土地,此外运营成本就是电费。据测算,养一斤鱼大概2~3元电费。“但这些成本都是可以通过养殖成活率来弥补的。现在网箱养殖石斑鱼大概只有40%的成活率,如果遇到自然灾害就更少,但水循环养殖成活率达到90%以上。”

  在广东省海洋渔业试验中心,记者看到了该中心的工厂化健康养殖系统。只见两层楼高的海水过滤塔24小时不停运转着,为旁边的几间亲鱼培育车间提供源源不断的纯净海水。而在亲鱼车间内,几十个硕大的鱼池里,不同种类、不同生长阶段的石斑鱼循着人工水流游弋着。有的鱼池内培育着几万尾的石斑鱼苗;有的鱼池内养着十几条体长接近1米、年龄五六岁、体重达近百斤的成年石斑鱼。

  “水循环养殖完全可以走进千家万户,规模大小可以自由调整。”张海发建议,大亚湾渔民在转产转业之路上,各渔村完全可以因地制宜,建设工厂化养殖企业或合作社,甚至各村各户也可建设家庭作坊式循环水水产养殖。

  张海发说,虽然目前尚未有渔民利用水循环养殖,但近年来,工厂化健康养殖技术正在我市悄然兴起。据介绍,目前惠州地区有工厂化健康养殖厂3家,其中位于大亚湾和惠阳良井的两家工厂,均是去年刚启动,是直接使用或在其团队指导下使用这一技术。

  记者:从1998年开始,关于“避孕药养鱼”的说法甚嚣尘上,如今民间仍有许多人对此将信将疑。这个说法到底有没有依据?

  张海发:这个说法缺乏科学根据,有点无稽之谈。避孕药养鱼,它有什么优点?有什么促进作用?渔民是可以通过这个获利还是其他?避孕药是雌激素,对鱼的生长没有什么促进作用;从经济上,养殖业也承受不起。这个说法没有依据,这应该是一种误传。

  之所以误传,可能是有人将一种在鱼苗培育过程中使用的雄性激素理解成避孕药了,因此以讹传讹。在苗种培育生产过程中,有一种雄性化处理,有用到一些雄性激素。打比方,罗非鱼的雄性个体明显生长快,而雌性个体生长速度慢。一条鱼的能量是有限的,罗非鱼几个月大就开始繁殖,如果过度繁殖,繁殖的能量分配过多,生长的能量分配就少,后面就不长个儿了。而雄性个体则一直长个,我们现在吃到的罗非鱼一般都是雄性个体。因此,在苗种阶段,会用雄性激素对鱼苗做一些处理,诱导其性别分化,保持雄性个体的比例,但后面养殖阶段是不会用的。这也仅仅是在鱼苗鱼种阶段才会使用,后面生产过程是不需使用的。养殖过程差不多一年,这个过程中,药物代谢早就没有残留了。

  《它是我国重要的海水鱼养殖品种,去年成活率仅30%,还能养吗?》 相关文章推荐三:2018年我国水产养殖产量再次下滑,或与环保重压密切相关

  从图2可见,2016年~2018年我国水产养殖/捕捞总量均呈现一定的波动。相对2016年而言,2017至2018年的水产捕捞总量均出现了下滑(从1761.75万吨直接减少到了1539.34万吨);同时,养殖总量变化也呈现下滑趋势,从2017年的5142.39万吨减少到了2018年的4905.99万吨,夜明珠高手心水论坛降幅高达236.4万吨。就养殖品种而言,主养品种变化并不明显:大宗淡水鱼以草鱼、鲢鱼、鳙鱼等“四大家鱼”和鲤鱼为主,甲壳动物以虾类和蟹类养殖为主。如表1所示,2018年是淡水养殖品种缩水的转折年,主要以草鱼、鲢鱼、鳙鱼和蟹类养殖下滑为主,仅鲢鱼减产量便高达65万吨。从上述三年的数据来看,水产养殖量增长的态势的确出现了减缓。那么,这一产量的减少是否为现行环保重压作用的结果呢?

  我们基于何种原因频频提及水产养殖用水直排是一种污染源呢?结合浙江省《水产养殖排放标准》(图3)指出,当水产养殖废水排入集中式生活饮用水地表水源地二级保护区、鱼虾类越冬场、洄游通道、水产养殖区等渔业水域和游泳区时,执行一级标准(图4);当水产养殖废水排入一般工业用水区和人体非直接接触的娱乐用水区、农业用水区及一般景观要求水域时,执行二级标准(图3)。一般景观要求水域Ⅲ类水质指标中,对总氮的要求为≤1.0mg/L、总磷要求为≤0.2mg/L(图4和图5),而二级排放标准对该两项指标并没有作出规定。也就是说,水产养殖废水排入执行二级标准的水域如一般景观要求水域时,往往总氮和总磷要求不达标。因此,养殖用水直排便是可能一种潜在污染源。加之,养殖过程中,大量饵料未被充分利用会徒增养殖水体中氮磷含量,加剧养殖用水污染源的污染程度。

  参考《第一次全国污染源普查水产养殖业源产排污系数手册》可知,污染物年排放量(kg)=鱼年产量(kg)×产污系数÷1000。以我国中部地区池塘养殖草鱼成鱼为例,鱼塘产污系数中中部地区池塘草鱼成鱼养殖业的产污系数:化学需氧量为91.877g/kg,总氮为7.975g/kg,总磷为1.569g/kg。结合《2018年中国渔业统计年鉴》中淡水养殖草鱼产量为534.56万吨,由此可预估出仅草鱼养殖中污染物化学需氧量排放量便可达49.11万吨,总氮排放量达4.26万吨,总磷排放量达0.84万吨。若以草鱼成鱼养殖代替全国淡水水产养殖量进行估算,可知全国淡水养殖排污量是上述草鱼各项污染物排污量的5倍左右。

  可见,水产养殖污染贡献不容小觑,进一步说明水产养殖出现减缓可能与为实现环境保护而对传统粗放式养殖进行取缔和禁养有关。

  《它是我国重要的海水鱼养殖品种,去年成活率仅30%,还能养吗?》 相关文章推荐四:它是养殖户的新宠,也是最有潜力成为“第五大家鱼”的品种!

  塘头价9-24元/斤,规格8-1.5斤/尾,从规格到价格,加州鲈可以说是最适合消费升级的一条鱼,尤其是撬开家庭消费市场具有天然优势。而从养殖终端来看,塘租暴涨的背景下,相对普通鱼,加州鲈也具有很大发展潜力,成为养殖户的新宠。

  众所周知,我国水产业拥有著名的四大家鱼(青草鲢鳙)。据了解,从殷末到唐朝之前,我国养鱼的对象一直是鲤鱼。到了唐代,因皇帝姓李,“李”、“鲤”同音,而以“鲤”象征皇族,要避讳“鲤”,鲤鱼不能捕,不能卖。捕到要放生,谁卖谁就要受到被打60大板的处罚,这些已有法律规定。在这种情况下,逼的渔民群众寻找新的养殖对象,即青、草、鲢、鳙。这4种鱼由于食性和栖息习性不同,很适合混养在一个池塘里,能充分利用天然饵料和水域空间,养殖效益更大,因而成为我国传统养殖的主体鱼类。因为它们是人工养殖的鱼类,故称为“四大家鱼”。

  从水产养殖终端的变化可以窥探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变化轨迹。纵观中国水产养殖业近40年的发展,从四大家鱼、鲤鱼、鲫鱼、鳊鱼到后来的罗非鱼、对虾等品种产量迅速提高,成为我国难以撼动主养品种,是解决我国从温饱阶段迈向小康社会的物质基础之一,这是在物质缺乏时代逐渐形成的养殖格局,背后反映的是消费水平、生产力以及饮食文化的变化。那么,在消费升级新动能的带动下,能否有新的四大家鱼崛起甚至替代传统的四大家鱼,彻底改变目前中国水产养殖业的格局?

  培育新的四大家鱼不仅是适应我国社会发展进步的要求,也是行业未来发展的必然趋势,小龙虾就成为最为代表的典型案例。因为养殖普通鱼的利润越来越低甚至经常遇到滞销困境,尤其近年普通鱼滞销情况越来越多,甚至流通商都越来越难赚钱。 在以传统四大家鱼为代表的普通品种越来越难以满足消费升级的市场增量时,哪些品种有望成为新的四大家鱼甚至第五大家鱼,也就是哪条鱼能发展成为新的全国性主流品种。

  事实上,成为全国性主流品种的新“四大家鱼”与种苗繁育、饲料营养、病害防疫、养殖、流通加工、品牌打造等整个产业链环节有关,需要整个产业链的力量去打造和培育,如果某个品种的产业链力量不够强大,就会限制其发展,尤其是流通环节的力量显得尤为重要,比如近年新崛起的巴沙鱼;此外,成为主流品种还与口味品质、生活习性有重要关系,比如海鲈就有明显的养殖区域限制。

  与传统四大家鱼拥有上千年养殖历史相比,加州鲈引进我国只有短短三十多年,但是发展速度超过同时代的很多品种,尤其近年饲料配方技术取得突破后,加州鲈成为近年的明星养殖品种,风靡全国各主产区。2018年全国加州鲈养殖产量达到50万吨,三年间养殖量增长60%。从养殖品种特性、口味品质、消费市场等方面来看,加州鲈成为“第五大家鱼”最有潜力的品种。

  《它是我国重要的海水鱼养殖品种,去年成活率仅30%,还能养吗?》 相关文章推荐五:澳克玛青蛙养殖投资小 前景好

  养青蛙要多少钱投资?加盟澳克玛青蛙养殖仅需万元左右,是一家专注从事养殖技术研发的企业,拥有娴熟的运营技术。养青蛙要多少钱投资?加盟澳克玛青蛙养殖仅需万元左右,青蛙养殖蛙卵科学孵化,成活率高,品质好,抗病力强,生长快,从蝌蚪到商品出售,全程饲养喂养,养殖难度小,养殖密度高。

  养青蛙要多少钱投资?加盟澳克玛青蛙养殖仅需万元左右,总部的全方位政策扶持让您小本经营,轻松操作即可获得丰厚回报。养青蛙要多少钱投资?加盟澳克玛青蛙养殖仅需万元左右,完善的售后服务体系,强势的后续保障的团队,是您挣钱的坚强后盾。

  我们公司的青蛙养殖项目是极具特色的,下面给大家介绍一下我们公司青蛙养殖项目的特色之处。青蛙养殖首先是青蛙养殖采用的是活水孵化技术。就是要实现建造一个水流缓慢的水池,在这个池子里面安装上网箱,这个网箱是可以进行调节的。这个设置的作用就是让受精蛙卵在孵化过程中不会缺氧。孵化的成活率使用活水孵化技术之后会***提高。另外我们公司的青蛙养殖是将蝌蚪和成蛙放到一个池子里面进行养殖的。这个可以给青蛙的生长提高一个很好的环境,让它感受到自然的环境。这样做还可以节省养殖场的地方,为其他的工作留出空间。并且管理起来也会很方便。还有我们使用的是高密度的集中养殖,可以清楚的观察青蛙的成长状况,进行监督保证青蛙的成长。

  “世界鲍鱼看中国,中国鲍鱼看福建,福建鲍鱼看连江。”连江是福建鲍鱼养殖发源地,从十几粒一斤到一粒一斤,连江鲍鱼日渐壮大。

  30多年前,福州没有鲍鱼养殖。30多年后,连江鲍鱼产量约占全国市场的1/3,占据福建市场的半壁江山,而福建占据全国市场的65%以上。

  从福州市区驱车100公里,便来到中新永丰公司位于苔菉镇后湾村的鲍鱼基地。这里曾经培育福州第一粒鲍鱼。

  在30多年前,福州并无鲍鱼养殖业。1980年,福州市与日本长崎市缔结友好城市,开展水产苗种交流。5年后,长崎盘鲍的幼鲍作为珍贵礼物,漂洋过海运抵福州。

  当时,福州市水产科学研究所在苔菉建立了后湾海珍品基地,开展鲍鱼育苗工作。

  据原福州市水产科学研究所所长王素平和鲍鱼专家聂宗庆回忆,1990年,福州实现盘鲍人工育苗;次年,我国北方的皱纹盘鲍南移养殖成功。1992年,福州利用长崎盘鲍和我国北方的皱纹盘鲍杂交育苗,培育出本地新品种——黑鲍。

  “原先鲍鱼都是陆上养殖,连江在1993年创新海上试验,将塑料桶围上渔网倒扣着,吊在海带浮绳上,这是鲍鱼养殖笼的雏形。1996年改良为现在的鲍鱼网箱,海上养殖大规模铺开。”连江县海洋与渔业局副局长董毅说。

  之后,连江鲍鱼养殖规模逐年扩大,成就“中国鲍鱼之乡”美誉。2016年,中新永丰等多家企业开始养殖新品种“绿盘鲍”。这种鲍鱼生长速度快、耐高温,可养成大规格鲍鱼,一粒可达一斤,填补我国高端大规格鲍鱼养殖的空白。

  如今,连江已成为中国鲍鱼养殖第一大县,去年鲍鱼年产量4.6万吨,约占全国鲍鱼产量的30%,产值56亿元。

  《它是我国重要的海水鱼养殖品种,去年成活率仅30%,还能养吗?》 相关文章推荐七:水库禁养,网箱拆迁,草鱼减产6亿斤,罗非鱼养殖户却乐开了花!

  “因各地水库禁养,网箱拆迁,保守估计,今年广西、贵州等地草鱼减产3亿斤(15万吨),全国估计减产5—6亿斤(25—30万吨)。”在由茂名市恒兴饲料有限公司举办的“致力更新 合作共赢”粤西草鱼盈利模式交流会上,南海科达恒生水产有限公司技术经理杨启昌表示,草鱼基本都是内销,近几年价格逐步走高稳定,加上禁养拆网,草鱼供应缺口更大,后市的行情长远来看,将会稳中上升。“这对我们粤西地区的罗非鱼养殖户而言,是个难得的转养机遇。”

  据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淡水渔业研究员戈贤平调查,草鱼是中国特产的淡水鱼类,2011年占全球淡水鱼产量的10.17%,是世界上目前产量居第2位的淡水鱼类。1991年~2011年的20年间,全球草鱼产量年平均增长率为7.54%。2016年中国草鱼产量达到589.98万吨,同比2012年增长111万吨,是我国养殖量最大的一条鱼。其中湖北、广东、湖南、江西、江苏草鱼产量位居全国前五。

  自2017年2月环保部发布《关于加强“十三五”国家重点生态功能区县域生态环境质量监测评价与考核工作的通知》以来,大水面和网箱养殖大量被取缔,2017年12月初,全国120万亩水面超过9万口网箱养殖受到影响。一轮又一轮的“拆网风暴”使得草鱼、金鲳鱼、大黄鱼、鲟鱼等数亿斤水产品集中上市,水产品价格开始一路下跌。可以说,拆网箱加速了鱼价的回落。但同时,它也为后来的鱼价飞涨做好了铺垫。预计2017年全年拆除网箱至少导致全国水产品产量减少50万吨,后续影响力将会更大。

  据了解,广东,作为全国草鱼产量第二大省,2016年草鱼养殖产量为81万吨左右,占全国草鱼总产量的13.75%,同比增长6.4%。事实上,从2012年开始,广东草鱼开始超越罗非鱼,成为广东第一大养殖鱼类。广东草鱼养殖主要集中在珠三角地区,也是全国草鱼养殖技术最发达的区域,尤其是佛山、中山、番禺地区技术水平最高,亩产量可达上万斤。

  总经理叶世章也指出,茂名是中国罗非鱼养殖的发源地和产量最高的地区。近些年,罗非鱼行业备受行情低迷与病害的困扰,种苗质量也逐年下滑,高温病害多发难控,养殖成本和风险不断增加,而养殖效益却不断下降甚至亏本。“饲料企业的发展与养殖户休戚相关,如何帮助养殖户改变这种困局,我们也一直在探索。”叶世章表示,茂名当地基本都是养殖罗非鱼,要想提高养殖效益,在罗非鱼行情低迷的当下,转养新品种是最为可行的办法。

  “我们探讨过多种转养品种,最终认为,草鱼目前是最适宜粤西一带的罗非鱼养殖户转养。”叶世章表示,粤西与草鱼主产区珠三角相距仅几百公里,流通成本不高,而草鱼养殖技术门槛不算高,能养好罗非鱼的养殖户,也可以养好草鱼。此外,他还指出,草鱼养殖、消费规模最大,粤西地区的养殖增量并不会对整个草鱼行业形成冲击。“目前养殖草鱼的利润好比罗非鱼高得多,而且销售更是不成问题,粤西的养殖户在这个阶段转养草鱼,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草鱼养殖,养殖技术并不是难题,行情也不算阻碍,最为担心的养成后的收购和流通。前来参会的养殖户杨老板告诉水产热点编辑,“多年来我们当地的淡水鱼养殖品种,基本都是罗非,我们也知道这几年罗非鱼的养殖效益低,也想转养其他品种,提高养殖效益,但是吃过的亏不少。”他说,早在10年前,他就将原有的罗非鱼塘转养加州鲈,养殖大获成功,但接着迎接他的是一大盆冷水。“当时珠三角的加州鲈很好,但鱼中不愿意到茂名来收,报的价格要比珠三角的要低一半,钱没赚到,还亏了不少。”他说,有个认识的茂名养殖户,前年养了太阳鱼,也有类似的遭遇。

  他还指出,粤西地区养草鱼,优势较为明显。他表示,一是粤西地区的塘租和人工相对便宜,珠三角鱼塘要3—4千块/亩,高的要6千左右粤西地区仅1000多元;二是粤西地区年可投料期相对长,能有效降低成本 ;三是粤西地区罗非鱼产业链基础好,尤其是流通环节,汽车、人员、水产市场等,稍作转变即可为草鱼流通所用,可以快速整合资源。

  值得注意的是,粤西地区,有的养殖户喜欢用罗非鱼料投喂草鱼。广东恒兴淡水鱼研究所副所长姜永杰表示,这种投喂方式并不可取。他指出,罗非鱼是杂食性的鱼,草鱼是草食性鱼类,两者的消化吸收系统差异大,营养需求也有较大的差别。“用罗非鱼料养草鱼,草鱼容易出现大肚子等情况,而且因为营养不良,鱼抗病能力变弱,也容易发病死亡,养殖成本增加。”

  “目前草鱼销售量较大的是超市鲩,即2—3斤/条规格的草鱼。”姜永杰表示,能进超市销售的草鱼,一般要求要严格一些。“超市草鱼要求不掉鳞、不出血、体型修长、肚子不大、耐运输,所以必须选择高档优质的草鱼饲料才能达到这种效果。”

  《它是我国重要的海水鱼养殖品种,去年成活率仅30%,还能养吗?》 相关文章推荐八:2019年中国哪些行业最有“钱”景?

  当你全副武装、雄心勃勃,准备踏上2019年掘金之旅时,请谨慎思量。因为与前几年相比,中国市场的商业格局发生了巨大变化,曾经的黄金产业风光不再,新兴的富矿行业正在崛起。

  欧孚科技、商学院共享经济联盟硅谷研究院在最新发布的2019薪酬报告中指出,近万名在华企业员工,几乎都对2019年的经济形势持悲观态度。他们普遍认为,企业为了生存,会采取不招新人、不涨薪的策略,2019年预期薪酬涨幅仅为1.07%。

  2019年,在新能源、文创传媒、医疗医药、物流快递等新强势行业的夹击下,无论在哪个职级层级,房地产行业从业者的薪资水平都将黯然失色。

  汽车行业近两年颓势明显。2014年以来,世界各国的汽车企业都在中国扩大产量,造成整体总产量过剩,日系车销量下滑趋势尤为突出。而新能源汽车的普及和推广,更让它们的处境雪上加霜。2018年,虽有一些企业尝试进军新能源汽车领域,但由于缺乏对该行业的认识,不少试水者已经面临倒闭的结局。这一年,汽车行业的员工平均年薪只达到30.13万元,掉出了曾经的第一梯队。

  在2018年的薪资战场上,新能源行业是当之无愧的大亨。伴随着中国传统制造业的转型,该行业得到了井喷式增长,2018年员工平均年薪达到46.97万元,平均薪资涨幅达到了9.49%,在各大行业中遥遥领先。

  但是2019年,纵观13个行业,整个中国市场薪资水平的增长额度都将大幅缩水。其中态度最为消极的,正是新能源行业这位昨日之星。

  中国新能源行业的崛起,本就伴随着泡沫,再加上它与其他行业关联不断(如汽车行业),产业链较长,行业门槛较高,部分刚刚涉足该行业的企业发展势头并不顺遂。因此,不少从业者认为,该行业撑不过这个寒冬。

  在被问到2019年的形势时,参与该行业的几百名被调研者,对2019年的薪酬预期甚为悲观,平均薪资涨幅预期仅为-0.63%,是13个参与调研的行业中,唯一一个负增长行业。

  最近五年,中国的物流快递平均每年都在以100亿个快递包裹递增,它已经在短时间内,迅猛成长为市场上发展势头最强劲的行业之一。

  网购的持续扩张,以美团、口碑、饿了么为代表外卖平台的发展,多项国家红利政策的颁布,港珠澳大桥建成通车等,都促进了物流快递行业在2018年的人员量和需求量爆涨——该行业的平均年薪达到45.03万元,平均薪资涨幅为8.34%。

  2018年,P2P和比特币经历了惊险的“过山车”。随着国家整治管控的介入,金融行业逐渐由“红利时代”步入“稳健时代”。相对于前几年爆发式的增长,2018年金融行业较2017年平均薪资涨幅仅为5.05%,其薪酬待遇的潜力不复当年。

  但是,如果能一改先前良莠不齐的局面,2019年中国金融业依然有巨大的发展潜力。因此,此次调研中,从业者对2019年的金融业颇有信心,他们预计自身薪资涨幅的平均值为4.02%,排在各大行业中的第二位。

  同样经历了“地震”的还有医疗行业。一方面,在对行业进行大力整治后,一些不正当经营的公司相继倒下;另一方面,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中国消费者普遍接受了“为健康买单”的理念,他们愿意为专业服务付出更高的酬劳。在这种复杂微妙的时刻,医疗行业从业者预计,自身薪资在2019年将上涨0.47%。

  《它是我国重要的海水鱼养殖品种,去年成活率仅30%,还能养吗?》 相关文章推荐九:清华教授廖理:网贷是金融业重要的供给侧改革

  我国网贷行业起步于2007年,从2014年起进入快速发展时期,交易规模迅猛增长。2014年底网贷行业待还余额0.1万亿元,2017年底达到1.22万亿元,年均复合增长率130%。2014年全年网贷总成交量仅为0.25万亿元,2017年全年成交2.8万亿元,年均复合增长率126%。

  网络借贷在我国得到蓬勃发展,依赖于资金供需两端的现实背景。一方面,网络借贷为个人和企业提供了新型融资渠道,并且相比于银行信贷,网贷产品的期限更加灵活,借贷手续更加快速便捷;另一方面,与银行存款以及理财产品相比,网贷投资产品往往能够提供更高的收益率,投资门槛也更低,投资体验也更好。2016年初,网贷行业月借款人数不足100万,到2017年底,月借款人数超过500万。2016年起,月投资人数基本保持在300万人以上,2018年网贷行业投资人数和借款人数有所回落。因此,无论是从信贷产品还是投资产品的角度来看,网贷都是我国金融业重要的供给侧改革,是我国普惠金融的重要推动力。

  与此同时,网贷也**推动了我国金融科技行业的创新发展。一是大数据风控。网贷行业率先把以往保存在线下的数据进行汇集和标准化存储,同时也主动积累新的借款数据,在此基础上,通过机器学习人工智能等技术,形成了一个相对完善的大数据风控机制,大幅提升了贷款审批效率。二是助推征信行业发展。网贷行业催生了一批第三方风险评估机构,通过聚合用户借贷、欺诈和违约数据,与人民银行征信中心的数据互相补充,提高了我国征信产业覆盖的广度和维度。三是业务模式创新。例如,利用核心企业借款人的社交网络信用,帮助供应链核心企业的中小供应商获得成本相对较低的资金,还有的网贷平台创建了智能投顾业务,以及虚拟信用卡模式,等等。

  但是,我们也应该看到,由于网贷行业进入门槛低,需求巨大,早期的监管不到位,也给网络诈骗、非法集资和不规范经营带来了可乘之机。整个网贷行业规模剧增但是鱼龙混杂,网贷平台数量大幅增长的同时出问题的平台也越来越多。2014年初,累计成立的网贷平台数量不及1000家;到2018年7月,累计成立超过6000家网贷平台,

  但是截至2018年8月,累计超过4000家平台已经停业。网贷行业问题平台有两次集中爆发期。第一次出现在2015年1月至2016年12月,在长达两年的时间里,每月新增问题平台数量均超过50家;第二次出现在2018年,尤其是2018年6月至8月,问题平台的数量也超过了400家。清华大学金融科技研究院课题组对两次问题平台的集中爆发进行了深入的研究,结果表明,第一次问题平台的集中爆发的主要原因是非法金融活动导致的,即金融诈骗和平台自融,而第二次爆发的原因则比较复杂,这里面既有宏观经济下行和去杠杆的外部因素,也有平台刚性兑付以及借款人恶意逃废债等内部原因,具体的分析我们在本期奉献给了大家。

  从2016年4月开始,监管部门发布了以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方案和网贷机构管理办法为主的一系列行业监管和发展规则,网贷行业走上了一条漫长但是健康发展的道路。网贷行业在改善了我国金融业供给侧的同时,两次问题平台的集中爆发也给我们带来了深刻的教训。网贷行业目前进入了深度调整期,我们认为还要从以下几个方面加强监管和引导:一是建立明确的行业进入门槛,二是进一步加强网贷平台信息披露,三是坚决打破刚性兑付,四是加快建立和健全个人信用体系,五是加强投资者风险意识教育和金融普及教育,六是逐步建立网贷投资者的分级制度。

  网贷行业正在成为我国金融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让我们对它的发展充满信心和希望!

 
香港挂牌| 藏宝图| 开奖现场| 广东好日子心水| 现场开奖| 品特轩网站| 百宝箱| 免费一肖中特| 118开奖结果| 马经龙头报| 一肖中特| 大众心水论坛| 香港开奖结果| 118挂牌论坛| 心水论坛|